关停、被收购、陷盈利困境 互联网中介为何难实现颠覆?

作者: 家居装修  发布:2019-11-28

随着“互联网+”的浪潮深入改变房地产市场的运行规则,房地产市场的供需关系逐步发生变化,与房地产息息相关的中介行业生态发生改变,在传统房地产中介借力互联网转型的同时,房多多、爱屋吉屋、销冠网络等一批新兴互联网创新公司逐步发展,不同的商业模式阵营开始清晰。

曾经的互联网中介巨头没能撑过2019年的元宵节,便随烟花一样,悄然的陨落了。

房产中介行业的“淘宝”

2月18日,爱屋吉屋官网、APP停止运营,其官网页面显示为“一楼房东”,且页面无法点击。与此同时,爱屋吉屋APP也显示“服务器迷路”。

销冠网络创办于2012年10月,最初的产品定位是作为开发商案场管理系统软件,帮助房企提升营销管理,但在业务推进的过程中,销冠网络发现最初的定位 并没有找准房企的痛点,因为意向购房客户才是房企最需要的。随后,销冠网络调整了产品定位,从案场管理软件转变为一款以经纪人为核心的,专注于新房市场的 房产品供需交易平台。

而据新京报记者梳理,“迷路”的不止爱屋及屋这一家明星企业,互联网中介都迷失在自己曾经的喧哗梦想中。但是,如今,黄粱一梦终成空,随着资本浪潮的退去,互联网中介已经告别了当初“第一”的梦想。

“销冠将销售项目和 经纪人共同纳入这一平台,打破了以往楼盘覆盖经纪人受物理空间范围的局限。举例说,杭州城北的经纪人,可通过销冠平台,卖城北、城南等全城任何区域的房 子;身在东北的购房者,可通过销冠平台上的经纪人,买海南的旅游地产房源。”销冠网络CEO严斌表示,销冠网络类似淘宝店,将源源不断的楼盘房源摆上销冠 的货架,让经纪人有更多的可售房源,让开发商卖更多的房子。

从各种“第一”到渐渐陨落

这一模式迅速得到市场认可,来自销冠网络数据,2015全年,销冠共有超过83万组经纪人推客,24万次带看,平台上新房认购总量突破3.3万套。截至2016年1月,其公司主要产品为房产销冠、销冠经纪、销冠金服及销冠管家。

曾经,互联网中介最擅长于讲“动听的故事”:房多多自称是全国第一家移动互联网房产交易服务平台,吉屋的自我介绍是中国第一家新房垂直搜索平台,爱屋吉屋则是全国第一家线上线下整合的专业房地产中介公司……

互联网创新各有千秋

如今,曾经号称“第一”的地产中介平台都渐渐陨落,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包括爱屋吉屋、房多多、平安好房、Q房网等8家互联网中介公司,其中,爱屋吉屋和平安好房已经关停;Q房网和好屋中国分别卖身国创高新和明牌珠宝;而房天下和房多多则面临着营收和利润双双下降的现状。

除了销冠网络外,包括房多多、安居客、爱屋吉屋、Q房网以及链家在线等多家新老电商都在进行互联网创新。

互联网中介代表平台概况

如果将目前围绕房产销售并带有互联网特色的房产互联公司进行分类,大致可分为三类:以爱屋吉屋、链家等为代表的以二手房交易服务为核心业务的经纪公司; 以房多多、销冠网络、好屋中国等为代表的以经纪人联动进行新房销售的互联网交易平台公司;以搜房、易居中国为代表的平台+交易综合型交易公司。

图片 1

严斌表示,互联网中介在商业模式上分为直营和整合,与其他同行相比,销冠网络不会组建自营团队去卖房,模式就是整合房源与经纪人。“销冠经纪”App是以房产经纪人为核心,定位为经纪人提供更多品类的房产品供给及中国最大的经纪人互动社区。

图片 2

楼市周期调整将是风险

图片 3

对于2016年目标,严斌表示,“销冠网络目标就是首先把公司要做成盈利企业,我们计划在未来4到6个月实现盈亏平衡”。2016年销冠网络的目标是注 册经纪人30万人,有3000-4000个项目在线,在平台形成10万套交易,相当于1000亿交易额,成为国内最大的房产交易供需整合平台。今年,销冠 将扩张到40座以上核心城市,将继续在一线城市扎根,同时,下沉三四线城市,是把三、四线购房者购房需求吸引到周边二线城市。

曾经辉煌,而今暗淡。回顾其发展史,可以明显看出2014年至2015年是互联网中介的黄金时代,资产的热钱涌向互联网中介行业,新兴的公司以各种各样的好故事来吸引投资者的目光,比如,房多多把自己定位为“地产垂直领域的淘宝”,而吉屋网则将自己定位为房产O2O行业的“天猫”。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中介行业目前表面上看上去欣欣向荣,但是一旦遇到房地产市场的调整,首当其冲受到冲击的就是中介,当下的互联网中介表面浮华的 背后是建立在一、二线地产市场的上升前提下的,而地产市场的调整一般周期性明显,不能用短期的结果去衡量未来,这个领域还需深度观察,实际商业模式并未最 终确定。

互联网中介凭借资本扶摇而上,以低佣金的方式吸引客户,以出街率极高的营销广告来打响知名度,2015年5月,爱屋吉屋杀入上海前三,仅次于中原和链家。同年9月,爱屋吉屋的二手房交易达到2400多套,仅次于链家的4000多套,排名上海第二。同样,2015年,平安好房的销售额达到1513亿元,互联网金融产品首付贷的规模达到180亿元。

然而,资本“嗜血”的天性很快显现出来,在互联网中介凭借烧钱的模式将市场占有率达到顶峰之后,在两三年内却显现出难以持续盈利的困境。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房天下为例,2014年,房天下宣布从信息平台向交易平台转型,当年,创下2500亿元交易额,但是,随后的2015-2017年,房天下营收增速放缓,甚至一度陷入亏损。2017年,房天下宣布转型失败,重新回归开放平台。

仅仅为了赚快钱?

通过梳理可以明显发现,互联网中介的兴起和消亡和资本的推动息息相关。

循着资本的嗅觉,互联网中介不像是颠覆者而是套利者。以爱屋吉屋为例,“‘干掉链家,颠覆整个中介行业’只是个噱头”,在行业资深人士,薜荔房互机构创始人,房地产和互联网研究院院长相国良看来:“爱屋吉屋不是一家为了改造行业而创立的企业,采用的不过是高薪高提成挖来经纪人、低佣金亏损补贴购房者所谓‘O2O创新模式’,这种操作手法和模式与赚钱后就快速卖掉的资本运作逻辑一脉相承。”

熟悉行业的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波分析称:“互联网的‘烧钱模式’,在房地产的应用就是补贴佣金的方式,以达到快速占领市场,而模式本身就存在较大问题,客户的留存率极低,短期重复使用几乎不可能,因此期望借助这一模式取得成功的互联网中介平台也往往会走向失败。

而互联网中介宣称的“高投入、低回报”的模式也难以行得通。为了获取房源和客户,互联网中介耗费大量的人力成本和营销费用才换来成交额的短暂提升。

比较明显提升的是人力成本,同样以爱屋吉屋为例,其员工从2014年不到3000名,快速达到2015年的13000名。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2999发布于家居装修,转载请注明出处:关停、被收购、陷盈利困境 互联网中介为何难实现颠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