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爱妈妈一样爱你

作者: 情感专区  发布:2019-11-29

推荐人:zxb7330163 来源:会员推荐 时间:2010-08-26 11:44 阅读:

母亲,很固执很倔的一个女人,只要是她说的话,不管对不对,都不容你自辩。小时候就因为这个母亲跟父亲吵了不少架。对我更是苛刻,当然我跟她也少不了冷战,也曾因为与她吵嘴,我愤怒甩门而走,几天不跟她说话,经常不与她一起共餐,有她的地方,我总是尽量避之。我就像一个影子一样在她面前一晃而过,常常她还没回头我便不见了。我们很少能和平谈话,一说话就是吵。这种状态持续到高中毕业,我终于离开她了,到陌生的城市去念所谓的大学,开始我所谓的新生活。这样也好我再也不用见她,当然我的电话少之又少,反而经常是她打来,告诉我给我寄钱了,收到了就给她回个电话。我恩,哦,哎的应着。

第一个暑假我告诉她,我不回去了,在那打工,母亲说恩。其实那会我谈恋爱了,暑假跟男朋友混,工作也没做几天,就辞了,那会她给的钱早没了,工资也没多少,男朋友自然成为我的救命草根,就这么混了一个假期,她给我打电话,问我为什么不接,我说我上班,不能接电话。那会男朋友就在旁边,我忽然想哭,男朋友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

接到婆婆的电话,我愕然。

有时候某个晚上,我在阳台仰头看着天上的星星,看着看着,就流泪了,可我发现每次这样回来,我的心情都很好。男朋友总问我在想什么,看什么,而我总是对他笑笑,然后沉默。

她说,惠明,家里农活忙完了,我想去你那里住一段,帮你带小宝……

开学了,我又开始忙碌了,男朋友走了,我也不难过,反而出奇的平静。那天,我给她打了电话,说我很好,不用担心。钱够用,我打工了,每个月有钱。她说什么不记得了,可那天一整天都很开心,跟每个朋友打招呼,问好,祝他们有好心情。

我再无话可说,这一次,她是非来不可。

我还是很少给她打电话,但我知道,我一直在想她,我想过年回去给她买点礼物,然后告诉她,

她并不知道,军子离开前一个月,我们已经离婚了。也就是说,作为军子的母亲,她和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我们还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各自的家人。他不愿意说,而我,是不知道如何开口。一年前,他爱上了别人。他强烈要求离开我以及我们刚刚4岁的女儿。

妈,我回来了。

我伤心、愤怒、怨恨,却还是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我争得了女儿的抚养权,最恨他的时候,女儿都不让他看。却没想到,一个月后,军子出车祸身亡。

在殡仪馆,不敢去看他最后整理过后的容颜——还是以妻子的身份送他走,他还没有来得及娶那个女子回家。

小宝太小,甚至不懂悲伤。我难过到哭都哭不出来,直到婆婆从乡下赶来,颤巍巍的双手抱住我,直到靠近了她陌生的怀抱,才终于歇斯底里同她一起抱头痛哭。

她边哭边说,军子走了,你们娘俩可怎么办……一遍又一遍地说。她不知道,其实军子早就走了,早就走出了我和小宝的生活。只是这一次的方式,太彻底。

就在那一刻,我决定,永远都不告诉她真相,就让军子把这个秘密一起带走。

军子的丧事办完,她在我家住了几天。那几天,我心思恍惚,她在这里,也无暇顾及。而我没想到,这个不识几个字的年过六旬的农村妇人,远远比我坚强。

在军子离开5天后,她给我们祖孙三代人,做了一顿丰盛无比的晚餐。

小宝吃得欢快,我却吃不下。她照顾小宝吃完,交给保姆,然后劝我:“惠明,农村有句老话,生死由命,军子他没福气,丢下你们娘俩走了,可是你得好好地把小宝抚养成人……”

她的河南地方话口音很重,很多我听不太懂,做她儿媳妇的那些年,除了隔两年的春节回去住两天,每月按时寄钱,和她,并没有过真正的交流和来往——是很陌生名义上的亲人。她说,走的人走了,现在必须顾活着的人,好好活下去。

道理很朴素很现实,我无法反驳,但是我需要时间。

然后,她回去了,送她上车时,塞了一些钱给她。想,这也许是最后一次给她钱了。

话没说,倒是她先说了:“惠明,以后别再给我寄钱了,家里日子过得下去。你自己带着孩子,比妈难多了。”

眼泪忽然再度冲出了眼睛。她走了。

她回去后,我请了做全天的保姆——接送小宝、收拾家。我必须要努力赚钱,离婚时,军子承诺小宝的一切花费全部由他负担,可是现在,他不在了。

日子忙碌起来。因为忙碌,渐渐无暇悲伤。

知道她平安到家后,也没有再给她打过电话,却没想到,她竟然又要来,真的要来。而我,却找不出更合适的方式来拒绝。

火车早上7点到,我6点爬起来去火车站。可是等到快8点,她才从站口出来,背个不大不小的包袱。我把包袱接过来,身体不由向下一沉。包袱很重,大概是衣服。难道,她打算长住?

一边思忖着一边问:“妈,火车晚点吗?”她摇头,有些不好意思:“不是,是我迷路了,转了好几圈儿问了好些人才出来。”她竟然背着这么沉的包袱在站里转了近一个小时。

忽然有些心疼她:“妈,是我不好,我该进去接你。”她仰起头笑:“火车那么长,你知道上哪个地方接?没事,下次我就知道了。”然后伸手又要拿回我手里的包袱:“给我吧,你哪拿得动?”

“妈!”我推开她的手,执意拎着包袱。六十多岁的她,头发已经半白,皮肤粗糙,满脸皱纹,却很自然地觉得她比我有力气,不觉自己是老人。在她眼里,我一直是弱势的、需要被照顾和怜惜的。

回到家,保姆刚好去送小宝,在门口碰上。

几天的照顾,孩子已经认得她,在她走后,一直吵嚷要吃她做的鱼,所以看见她,很欢快地叫她奶奶。她答应着,在衣服上擦擦手,蹲下来抱起小宝,那种亲昵,让我恍然醒悟:纵然军子已经不在,纵然我们已经离婚,她和孩子,依然有着浓厚的血缘之亲。

祖孙俩在门口亲近半天,我开门时,她站在那里看着保姆带孩子走远。我喊她,她答应一声,若有所思地问:“雇个保姆,一个月得花多少钱?”

我回答了,她有些吃惊:“那么贵!惠明,你把保姆辞了吧,小宝我带。”

我赶紧解释:“小宝每天要去幼儿园,路不近,要坐几站车,你对城里不熟,保姆不能辞……”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2999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像爱妈妈一样爱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