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糖缠皇十八 齐晏

作者: 情感专区  发布:2020-05-07

只是,当指尖触碰感觉到他无名指上紧扣的戒指时,迷离的双眸黯淡了。

明亮的月光穿过客房的纱窗,淡淡照拂着床上相拥入眠的小夫妻。 胤衸睡得很沈,但是安茜睡不着。 这是她离开家的第一个晚上,十八年来,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家这么远。 以前总以为自己就算嫁了人,顶多也只是从这个镇嫁到另一个镇罢了,没想到,她居然会从南方远嫁到北方去。 不过,她一点都不害怕,因为一双强而有力的臂膀紧紧抱住她,给了她安心依靠的力量。 身旁的男人静静熟睡着。 她凝视着他的睡颜,痴痴地望着,他醒着时,她不敢这样目不转睛地盯住他看,只有此刻,她才能放大胆看清楚这个已经成为她丈夫的男人。 熟睡中的他闭起了那双温存如水的眼眸,看起来依然俊秀迷人,她用一种近乎虔敬的心情在看他。 这个人是她的丈夫了。 她不自觉地抬起手,手势轻柔地抚过他斜飞的浓眉和英挺的鼻梁,最后轻轻落在他的嘴唇上。 想起他的唇是如何夺走她的呼息,如何吻遍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她的双颊就禁不住羞红起来。 她把脸颊轻轻贴在他的心窝处,倾听他沉稳的心跳声,有种酸酸柔柔的疼痛缓缓淌入心间。 她希望,他能永永远远都只属于她一个人的。 浓密的长睫微微一颤,胤衸缓缓睁开眼睛,眸中漾起慵懒的笑意。 “怎么还没睡?”他拨开她颊畔的发丝,鼻端埋进她的颈窝,嗅着属于她独有的淡淡幽香。 “我睡不着。”他温热的鼻息吹拂着她敏感的耳际,她怕痒地缩起肩,格格笑躲。 “睡不着?”他眼中闪过一丝火花,忍不住想逗她。“意思是,我还没有让你累到睡不着,是吗?” “不是,你这么……我当然累……”安茜羞红了脸。 她不知道男人的身体是怎么一回事?短短一天的时间,胤衸就要了她三次,她现在两腿酸软,担心明早起床一定会全身酸痛。 “好不容易可以躺上床,你既然不想好好睡觉休息,那要怎么应付我?”胤衸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咬着她的耳垂低笑。 “你……”她轻怞口气,发现胤衸不只神智醒了,连身体也苏醒了。“男人都这样吗?” 她双颊火红,羞臊不已。 “我不知道别的男人怎么样,不过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我会这样。”他埋在她胸前轻笑。 在经历过男女欢爱之后的安茜,已经脱去了少女的羞涩束缚,慢慢懂得对他释放热情,也学会主动回应他、接纳他、承受他,让爱欲变得更加浓烈欢愉,他确实因此愈来愈迷恋安茜的胴体,难以自拔。 “不做……你会难受对吗?”她感觉到抵在她腿间的亢奋愈来愈明显灼热。 他含着她的耳垂,闷应了一声。 “那就……”她搂紧他的颈项,抬起双腿交缠在他的腰上,缓缓移动着,让他慢慢进入自己。 胤衸怔愕了一瞬,咬牙忍住声吟。 “茜儿,你累了,我不想伤了你。”他静止不动,想要怞身而出。 “我不累,你是我的丈夫,我应该取悦你。”她温柔信任地对他微笑,挺起腰,将他深深纳入体内。 胤衸陡然抱紧她,百般温存地攻占她的身心……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在回京的路上,胤衸和安茜度过了两天最艳情的时光。 和所有的新婚夫妻一样,他们两人无时无刻不腻在一起,好像怎么亲也亲不够对方,不能有一刻没有看见对方。 而胤衸正处在精力最旺盛的年纪,就算窝在马车里,他也几乎不让安茜有休息的机会。安茜也扮演着称职的小妻子,包容着他、臣服着他,陪着他承欢作乐,每一回淋漓尽致的交缠,都让他们彼此更熟悉,也更加眷恋彼此。 安茜原本对未来充满了惶然不安,但是和胤衸之间甜蜜的幸福滋味,让她整颗不安的心定了下来。 在胤衸温暖坚实的怀抱里,她描绘着自己和胤衸美好愉悦的婚姻生活,仿佛可以这样持续一生一世。 然而,安茜的美梦却在踏进景阳宫古鉴斋的那一刻起,破灭了。 “滚出去!” 她惊愕地看着一张与胤衸一模一样的脸孔,暴怒地指着她大骂。 这一定是恶梦,为什么怒骂她的人,会长得跟胤衸一模一样?这肯定是恶梦! “胤禘,她已经是我的妻子了,你不能让她滚出去。”胤衸握紧安茜的手,平静地说道。 “什么妻子?!你出去一趟,莫名其妙带个女人回来是怎么回事?一个乡野村姑也想要当皇十八子的福晋?我绝不答应!”胤禘激烈反对。 “我和安茜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你不答应也没办法。”胤禘的反应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 “你的动作可真快!”胤禘咬牙说,双眸如要喷出火来。“你的福晋能这么随随便便就决定吗?你禀报过皇阿玛和额娘了吗?皇阿玛和额娘应准你娶她了吗?前阵子皇阿玛不是才帮你选了荷阳格格?你倒是说说看,你现在要怎么跟皇阿玛交代!” 安茜紧咬着唇,整个人被暴怒的胤禘吓得呆住。 “荷阳格格……”胤衸苦笑了笑。“你不是说荷阳格格的鼻子又扁又塌,你看了很倒胃口,要我绝对不许娶那个丑女人为妻吗?只要你看不顺眼的,皇阿玛也绝对不会给我指婚,所以你尽管放心,荷阳格格不是问题。” 胤禘深思的目光紧盯住他。 “我知道了,你会这么做全是冲着我来的,对吧?你想娶妻,却总是处处受我破坏,所以干脆从外面随便带回一个女人当妻子,存心给我好看的,是吗?”胤禘俊脸铁青,眼中闪动着怒焰,死死盯着胤衸。 胤衸淡淡扯了下嘴角。果然是一起出生、一起长大的双生兄弟,他打什么算盘,都瞒不过胤禘。 “你想太多了,话也说得太重了,安茜并不是随便的女人,我是真心喜欢她,才会决定带她回宫。”胤衸用力握紧安茜的手,以坚定的眼神说道。 他并不希望胤禘刚才的那番话让安茜受到影响,更不希望她被刺伤。 虽然胤衸立刻做出修补的动作,但胤禘所说的话对安茜造成的伤害已经有了一道明显的伤疤。 “好,就算你真心喜欢她,那么她也是真心喜欢你吗?”胤禘冷冷一笑。 “那当然。”胤衸不给胤禘质疑的余地。胤禘明白他的心思,他又何尝不明白胤禘心里在想什么? “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野村姑,乍然看见皇十八子,能不被你的权势地位冲昏头吗?难道不是积极想高攀你吗?你怎么就相信她眼中看到的不是荣华富贵和金银珠宝?”胤禘语气尖锐地挑衅。 安茜闻言,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她不是胤禘所说的那种人,她喜欢胤衸,就算他不是皇十八子,她也真心喜欢他! “就算安茜真如你所说的,是那种为了荣华富贵而选择跟了我的势利女子,我也无所谓,谁要我就是喜欢上她呢。”胤衸不为所动。 这是胤衸用来应付胤禘的话,但是却让安茜感动得眼眶泛红。 “我真不敢相信这种蠢话会从你嘴里说出来!”胤禘眯着眼,对着他冷笑。 “当你喜欢上一个人之后,也会说出相同的蠢话。”胤衸的语调依然是不疾不徐,云淡风轻。 “我不可能!”胤禘大声咆哮。 安茜吓得缩了缩肩,从头到尾她都呆站在原地,怔怔看着他们两兄弟。 “胤禘,我已经认定安茜是我的妻子,所以我希望你能试着接受安茜。”不管胤禘的态度如何恶劣,他都依旧和颜悦色。 “要我接受这个乡野村姑当我的嫂嫂?我告诉你,不、可、能!”胤禘怒眉高挑,倨傲的眼眸中盈满恶意。 安茜下意识地望了胤衸一眼,眼神有些无助。 “好吧,你总有一天会习惯的。我们先回房了。”胤衸并不以为意,从小胤禘就是内廷的小霸王,他早就习惯了胤禘的霸道和蛮横。 “要我习惯这个乡野村姑,叫她等个八百年吧!”胤禘对着他们走进东暖阁的背影大喊。 胤衸轻轻关上房门,无奈地叹口气。 “茜儿,胤禘的脾气不好,他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不知道……你竟然有个双生弟弟,你都没有告诉过我。”安茜在炕上坐下,嗓音有些飘忽,有些不安。 “他……”胤衸轻叹口气。“他叫胤禘,排行十九,只比我晚一刻钟出生。我们出生后就一起住在古鉴斋里,我住东暖阁,他住西暖阁。他的坏脾气不同于一般人,除非亲眼所见,否则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对你说。” 他在她身旁坐下,轻轻将她拥入怀里。 闻到他身上熟悉的气息,安茜定了定神,心头的不安消去了不少。 “他是因为我才发脾气的吗?” “不是,他是在对我发脾气,并不是针对你。”他轻柔地说。 “为什么?”她疑惑地眯起水眸。“是因为你娶了无法与你的身分地位相匹配的我吗?” 胤衸无奈地笑了笑。 “认真地说,不管我娶的人是谁,他都会认为跟我不相配。不管那个女人是谁,他都不会喜欢的。” 安茜呆怔,她不能了解,也无法了解。 “当初,你说要娶我,我心里很欢喜,没有细想便答应了你,现在来到宫里以后,我才发现情况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皇上、还有你的额娘,会不会也像胤禘一样不能接受我,也会叫我滚出宫去?”她惶然无助地抱紧他。 “不会的,皇阿玛和额娘并不会用太多心思在我的事情上,除了胤禘比较难摆平以外,其他人你都不用过于担心。”他温热的大手轻抚着她的背脊。 “为什么胤禘会比较难摆平?”想起胤禘对她冷漠、甚至带着敌意的眼神,她就有些惧怕。 “因为从小到大,他就非常依赖我,什么事情他都不要太监、宫女侍候,只肯要我帮他做,他甚至连我关心照顾其他的弟妹都会不高兴,只准我当他一个人的哥哥,所以,当皇阿玛开始为我物色福晋和侍妾时,他就百般阻挠,从中破坏,想尽办法阻止我娶妻纳妾。” 安茜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胤禘对你的占有欲这么强?”强到连哥哥娶妻的事都阻止干涉,这种感情太不正常了! “胤禘霸道的坏脾气在宫里是有目共睹的,那是因为他一出生右腿就有了残疾,因此备受皇阿玛怜宠,也因为成了皇阿玛最疼爱的皇子,宫里一堆人宠着他,宠得他无法无天的,自然就养出了唯我独尊的霸道性格。宫里没有人敢招惹他,要是有人得罪他,他不闹到天翻地覆是绝不罢休的,所以,他的坏脾气是长期养成的,跟你的出现没有关系。”他笑着摸摸她的头。 “他的腿有残疾?”安茜若有所思。 方才胤禘一直坐在窗炕上,不管多生气、多愤怒,都没有移动过身体,原来是因为腿有残疾的缘故。 “在胤禘面前,千万不要提起他的腿,也不要盯着他的腿看,否则激怒了他,下场会比刚刚你所看到的还要严重好几倍。”他温言提醒。 安茜谨慎地点点头。很奇怪,听着胤衸形容的胤禘,她应该要很讨厌这个人才对,但是她非但不讨厌他,反而还有些同情他。 会不会是因为他们有一张同样的脸孔,所以她爱屋及乌,也就不讨厌胤禘了? “你认为我应该要怎么做,才能让胤禘不讨厌我?”她实在不希望胤禘每次看到她都出现那种厌恶的表情。 “除非我把你赶出宫去吧?”他戏谑着。 安茜吓一跳,瞠眸望着他。 “放心,我不会赶你出宫的。”他笑着吻了吻她的发心。 “我……我不能离开你……我已经不能离开你了……”她慌乱地拥紧他,眼眶渐渐泛出湿意。 她心底忽然有种莫名的恐惧害怕,她才跟了胤衸几日,对他的感情就已经深到了难以自拔的地步,万一真的有分离的一天,她该怎么办? “我刚刚只是开玩笑的,我当然不会赶你出宫。”他柔声安慰。“你别在意胤禘,他对任何人都一样冷漠寡情,并不是只对你这样。在宫里头,你尽量避免跟他接触就行了。” “避免跟他接触?”安茜深吸一口气。“他就住在对面西暖阁里,门一打开,对面就是他的房间,要避免跟他接触很不容易呀……” “我知道,目前的情况暂时是有麻烦。”胤衸无奈一叹。“不过,皇子成婚后可以奏请皇阿玛在宫外兴建府邸,迁出皇宫另居,你暂且忍耐,等过一阵子,我会带你出皇宫。” “真的?!”安茜的双眸莹亮着喜悦。 “当然是真的。”在娶妻之后,胤衸也愈来愈渴望拥有一个宁静平和的家庭生活。“明日我就去见皇阿玛,请旨让我们完婚,再请皇阿玛赐给我们一座府邸,择日就能搬出皇宫。” 安茜开心地偎进他怀里,聆听得悠然神往。 “对了,胤禘和你同龄,他难道没有婚配的对象吗?”她感到很奇怪。 “他不娶妻。”胤衸笑叹。“皇阿玛给他挑选的对象,他一概拒绝。” “为什么?”她惊讶地睁大眼,胤禘这人也实在怪得可以。 “他讨厌女人。他总认为不会有女人真心喜欢身有残疾的他,凡想亲近他、想嫁给他的人,都是贪求富贵的势利女人。” 安茜恍然地点点头。看来他的暴烈脾气、冷漠寡情、讨厌女人,都是因为他右腿的残疾在从中作怪。 “就算是九五之尊的儿子,身分何等尊贵,也还是有和平凡老百姓相同的苦处和烦恼。”安茜不禁为胤禘感到难过。 胤衸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胤禘虽然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但是你要分辨清楚,我才是你的丈夫,可别关心错人,也别认错丈夫。”他的语气申明显有些醋味。 “我才不会认错丈夫!”安茜听出来了,又羞又窘地把脸埋进他怀里。 胤衸将她翻身压倒,重重地印下一吻。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景阳宫正殿。 王嫔坐在正位,目光锐利地打量着坐在下首的安茜。 “虽不是国色天香,不过容貌端丽、秀秀气气、白白净净,还算不差。”知道安茜从江南来,人不亲土亲,王嫔对她的第一眼便有了好感。 安茜原以为胤衸的额娘贵为嫔妃,一定非常严肃,没想到竟比她想象中的亲切温柔许多,她乘机多看了王嫔几眼。 难怪胤衸会说宫里多的是大美人,胤衸的额娘虽然年近五十,但是皮肤如象牙般细腻,气度华贵非凡,仪态万千,看起来就像三十岁出头的美妇人。 “额娘的眼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胤禘斜倚在临窗大炕上,冷冷地回上一句。 安茜心口微微一凉,胤禘看来是怎么看她都很不顺眼。 坐在她身旁的胤衸低头笑望着她,暗示她不要介意。 “胤禘,你这么说话,当心吓着了你十八嫂。”王嫔轻斥,但仍是充满了宠溺的语气。 “额娘,胤衸随便带了个女人回来,莫名其妙地要立她为嫡福晋,您就没有半点意见吗?”胤禘简直是不满到了极点。 “人家安茜都已经是胤衸的人了,你不让他娶她也不行呀!”王嫔倒是没有太强烈的反对。 “万一让我的孩子流落在民间成了私生子,这总不是好事吧?”胤衸淡淡地补上一句。 “既然木已成舟,反对也没有用,总不能让皇室骨血流落在外。”王嫔自己的入宫过程与安茜颇有相似之处,也因此对安茜没有太多刁难。“如果怕安茜身分太低,那就去禀报你们皇阿玛给她抬旗,你们皇阿玛是会答应的。” “是。”胤衸点点头,眼底一抹笑意极快地掠过。 胤禘不悦地冷睇着安茜。 “江南是温柔富贵之乡,我出身苏州,那儿可是金粉繁华之地,你也是苏州来的吗?”王嫔轻啜一口香茶,和气地问道。 “不是。”安茜拘谨地摇摇头。“苏州是历代名城,我只是出身在梅溪县的一个小镇,无法和苏州相提并论。” “胤衸跑到梅溪县的小镇去干什么?没事弄个乡野村姑回来,真受不了!”胤禘没好气地抱怨。 “我去找药草,有很多极少见的药草,宫里不见得会有。”胤衸心平气和地回答。 “是呀,很多药草不能晒干,只能鲜用,像这类药草就没办法在太医院里存放太久。”家中几代都开药铺的安茜,对药草有相当程度的认识。 “没错。”胤衸目光柔和地凝视着她。 “看来你对药草也懂得不少。”王嫔微笑说道。“那正好,你跟胤衸两个人也算是夫唱妇随了。” 安茜偷瞄了眼胤衸,腼觍地笑了笑。 “除了药草以外,该不会就什么都不会了吧?”胤禘不耐烦地白了安茜一眼。 “我还会织布、刺绣,也会做糕点。”安茜怕他们觉得她一无是处,便情急地说道。 “哈哈哈哈——”胤禘狂放地大笑出声。“刺绣?做糕点?这些事在皇宫里头的宫女哪一个不会?你是嫁给皇十八子当嫡福晋的,可不是要你来当宫女侍候他的 安茜满脸通红地垂下头来。 “就算每个宫女都会做,但手艺也有差别。”胤衸浅浅一笑,轻轻摸了摸她的头。“茜儿做的糕点我亲自品尝过,比宫里的御厨做的还好吃。” “是真的吗?”王嫔的兴趣来了。“茜儿可会做酒酿饼、枣泥麻饼和三层玉带糕?” “会!”她连忙点头。 这会儿,她还真庆幸自己从小到大就对做糕饼一直有兴趣,现下立刻派上用场了。 “那我一定要尝尝看!额娘很久没有尝过道地的江南点心了,赶明儿个你可得做给额娘吃。”提起了家乡的美食,王嫔就笑逐颜开。 “好。”安茜得到了鼓励,开心得秀颊漾起了红晕。 胤禘的嘴角邪恶地微微勾了起来。 “嫂子做的糕饼既然比宫里的御厨做的还好吃,那这阵子我的点心就麻烦嫂子替我准备了。” 胤衸斜睨他一眼,眉越蹙越深。 “如果……十九叔喜欢吃,我以后每天都可以替你准备,你想吃什么口味的糕点,都可以跟我说。”安茜亟欲讨好胤禘。 如果每天做点心给胤禘吃就能改善他对自己的观感,那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容易的事了! 但是,以胤衸对胤禘的了解,他根本不相信胤禘是真心想吃安茜做的糕点。他只烦恼安茜答允得太快,接下来恐怕会有不少的苦头吃。

在另一间屋子,另一张温馨的双人床,还有一个美丽的女人在等着他的回归。那里才是他停留得名正言顺的地方,那个女人,才是理所当然拥有他的人。

我保持着刚清醒的姿态,不忍惊动身边人。抬眸往上。那张脸孔,已卸下了一贯的沉稳,连平日时常抿紧的唇,此刻也是微扬的。

没有谁强迫我坚强

入眼的是那温润的唇瓣和微冒青髯的刚毅下巴。沉稳的呼吸均匀地轻掠过我的额际,落在鼻尖,弥漫在我的唇角。伴随着我轻吞吐的气息,暧昧不清。

迷蒙中,感觉到暖暖阳光的柔情笼罩轻抚,我不由得自喉咙轻发出慵懒的低咕哝,缓慢得有点似不情愿地张开朦胧双眸。

亦封啊亦封,为什么要让我季若桑在错的时机遇见你,然后恋上你?为什么?

心底柔软处蓦地温暖,淡淡的甜蜜悸动缓缓蔓延,瞬间将我沉浸。

我想做的我

a、爱恋的清晨

她是他的未婚妻啊,我算什么?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2999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三章 糖缠皇十八 齐晏

关键词: